菜单 搜索
美丽屋女人网
主页 > 娱乐资讯 > 电视剧情 >

电视剧《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分集剧情

发表时间:2020-12-17 | 美丽屋女人网(mei55.cn)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

电视剧:《美丽的草原我的家
类 型:家庭/伦理
片 长:20集
导 演:顾晶
编 剧:路远、邢原平
电视剧《美丽的草原我的家》主要演员:
  刘奕君 饰 吕亦欣  沙景昌 饰 白科长
  曹  力 饰 坐地炮  诺明骅日饰莎日娜


电视剧《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服装厂车间主任莎日娜有着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丈夫巴根下海经商,往返于满洲里与批发城之间,收入可观。儿子索龙嘎聪明懂事,即将上学。不料,心气很强的莎日娜不愿意坐在家里当太太,非要下海去街头摆摊儿,结果,出摊第一天便受挫,被管理市容、市场的城管监察罚了款,幸亏遇到一位从浙江来的青年吕亦欣(小浙江)帮她解除了困境,二人由此相识。

  当地政府为了帮助下岗工人,特意在规模较大的批发城为他们安排了摊位。莎日娜跑去抓阄,也得到一个摊位,正好与“小浙江”挨着。小浙江对他十分热情,可她开始却对这个“南蛮子”没什么好感。

  商贩坐地炮与套马竿两口子是莎日娜的邻居,二人看不惯小浙江的经营方式,更讨厌他油嘴滑舌的吆喝,与之产生了激烈的冲突。二人挑唆愣头青二彪子去找吕亦欣闹事儿,不料在打斗中却将前来劝解的莎日娜的妹妹珠兰误伤,二人双双入狱。

  为给妹妹治病,莎日娜倾其所有,同时批发城管委会的白科长(白广林)发动众业户为她募捐了一笔医疗费。而丈夫的阿爸、阿妈闻讯后断然将家里的一片树林卖掉,帮助莎日娜带珠兰去北京治病。珠兰经过在北京治疗之后,依然没有好转的迹象,成了下肢瘫痪的残疾人。莎日娜将妹妹送回草原,鼓励她积极勇敢地面对生活。

  吕亦欣认为珠兰的不幸与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于是在生意上全力帮助莎日娜,并多次提出与莎日娜联手经营,经白科长劝说,莎日娜终于同意与他联营。吕亦欣有自己独特的经营之道,不仅物美价廉,而且形成完整的营销体系。莎日娜为了还清为妹妹看病所欠的外债,一心扑在小百货的经营上,却忽略了与丈夫巴根的情感生活,其实巴根早已有了外遇,此人正是批发城一个叫黄玉瑛的姑娘。此事在批发城早已传得沸沸扬扬,只有莎日娜一人还蒙在鼓里。

  黄玉瑛是一个为爱活着的女人,她真心爱着巴根,为了得到他,不惜一切手段。坐地炮与套马竿二人一心想帮莎日娜,因此与黄玉瑛冲突不断,目的是不让莎日娜受到伤害。黄玉瑛孤注一掷,亲自向莎日娜摊牌,吕亦欣在稀里糊涂中又办了错事儿,把黄玉瑛的信交给了莎日娜,使莎日娜彻底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饱受情感破裂煎熬的莎日娜与巴根没有争吵,而是出人意料地平静地与巴根离婚分手。不久苏和提前释放出狱,莎日娜深藏内心的巨大痛苦,以极大的热情给妹妹在草原上举办了一个传统的蒙古族婚礼。

#p#副标题#e#

  小浙江吕亦欣在与莎日娜的合作中逐渐喜欢上了这位“能把天地装在胸中的蒙古族女人”,并鼓足勇气向莎日娜表露了自己的感情。莎日娜虽然也喜欢吕亦欣,可因为担心儿子的心理感受,一直没有答应。

  吕亦欣原本是一对浙江知青的后代,当年父母为了返城,把他寄养在一户牧民家里,他几次到草原上寻找他的草原父母,可是一直没有消息。莎日娜也一直在帮他寻找。

  崭新的批发城落成了,莎日娜和吕亦欣的事业也有了一定的规模,莎日娜还被大家推选为批发城业主委员会的主任。他们不但服务于城市还用“大篷车”把小百货送到牧区,而且在温州与批发城之间开辟了“绿色通道”,直接服务于全体业户。她深思熟虑后决定开办一个民族服装厂,事业更上一层楼。(mei55.cn剧情频道 //juqing.mei55.cn 电视节目表)

  巴根与黄玉瑛同居之后,因看准俄罗斯的巨大市场,决定加工出口皮拖鞋,由于时间紧迫,求助于黄玉瑛的母亲李厂长。已经对女儿失望的李厂长断然拒绝,黄玉瑛赌气将自己的摊位出售投资办厂,结果,几十万的投资被人所骗。走投无路时是莎日娜和批发城的众兄弟姐妹帮助他们度过了难关。心存感激的巴根惭愧之余主动说服儿子,促成了莎日娜与吕亦欣的结合。

  莎日娜与吕亦欣的婚礼在即,吕亦欣却意外地发现自己苦苦寻找的草原父母居然是巴根的阿爸、阿妈,而巴根正是小时候跟自己一起长大的“黄毛阿哈。在巴根父母的请求下,吕亦欣动摇了,他违心地向莎日娜提出分手。莎日娜不明就里,以为吕亦欣对自己没有真情,伤心绝望之际,众人出面一起帮忙,向巴根的阿爸、阿妈说明真相,得到了他们的谅解和支持。

  就在莎日娜与吕亦欣婚礼之日,珠兰组织的残疾人无伴奏合唱团的朋友们前来祝贺,珠兰在指挥大家演唱之后,居然奇迹般地站立起来,迈出了走向新生活的第一步,全场高歌……


电视剧《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分集剧情介绍: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分集介绍:第1集

  〔莎日娜和她的丈夫巴根原本都是牧民的孩子,十来年前被特招进毛纺厂工作。莎日娜先干挡车工,后来当了车间主任,巴根先当机修工,后来搞销售,两人相爱后有了一个儿子名叫索龙嘎。由于企业不景气,巴根先辞职下海,往返于通辽和满洲里之间,一方面把毛纺厂的毛线捣腾到满洲里,另一方面把俄罗斯的产品倒回通辽,致使家里的生活小康有余,但也感情出轨了,和也做边贸生意的黄玉瑛的关系暧昧。此事已经开始被风传,但莎日娜却被蒙在鼓里。〕

  内蒙古草原之城通辽。莎日娜下岗后,不甘心在家里过“丈夫挣来的小康生活”,想自强自立,在几个下岗姐妹的鼓动下,加入了“马路游击队”——用三轮车拉着白梨子在批发城外沿街叫卖,喜剧性地认识了小浙江吕易欣:小浙江在批发城里做生意,租了一辆三轮车要到火车站去拉托运来的货物,车轱辘瘪了,在修车摊上修车,看到莎日娜等“马路商贩”在叫卖梨子。莎日娜和“马路商贩”一起嚷嚷,都说自己的梨子便宜:“五块钱三斤啦。”吕易欣多嘴,让莎日娜喊“三斤五块啦。”说这样能跟其他商贩不一样,给人的感觉要便宜。可莎日娜一嚷嚷,却变成“五斤三块啦!”人们立刻争相购买她的梨子。晕头转向的莎日娜兴高采烈,一边卖梨子一边夸奖小浙江:“大哥你别说,你这招就是挺灵……”小浙江急忙跑过来:“错啦!错啦!是三斤五块呀,不是五斤三块啦!”莎日娜急忙改嘴:“错啦,错啦,是三斤五块,不是五斤三块啦!”一些人却不干,非要让她“怎么吆喝怎么卖。”小浙江帮着莎日娜说话,和人们争吵。正争吵着,市容队的摩托车来了,马路游击队立刻争相逃跑。小浙江帮助莎日娜逃跑,被市容队抓住了。市容队以为他们是夫妻,朝莎日娜要罚款,莎日娜不给,市容队就从小浙江的腰包里掏走了50块钱。市容队走后,小浙江管莎日娜要钱,莎日娜把怨气全撒在了小浙江的头上,死活不给钱,非要用剩下的梨子顶帐。小浙江无奈,只好自认倒霉,拿走了莎日娜的梨子。

#p#副标题#e#

  〔小浙江吕易欣的父母原来是在草原插队的知识青年,俩人决心扎根边疆,早早地结了婚,有了吕易欣,他们的房东正是巴根的阿爸和额吉,对二人如同亲生父母。后来知青大回城,有政策规定结过婚的、有孩子的暂不能回去,吕易欣父母便假充未婚,把孩子寄养在了巴根父母家,回到了浙江,在吕易欣七八岁时才把他接了回去,童年时代的草原生活和巴根父母的关爱给吕易欣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长大后,吕易欣在浙江开公司做生意,他的朋友两人设套,用贷款担保的办法骗走了大量银行资金,导致吕易欣只好变卖家产还债,弄得他一贫如洗。这使他倍受打击,深感世态炎凉,自己只身来到通辽,一方面想在异地他乡重头做起,另一方面想寻找到失散多年的巴根父母,重温美好的人间真情。〕  “批发城”建设初期,为扶持下岗职工,采取优惠政策招商。莎日娜通过吕易欣之口,得知了这个消息,急忙报了名。在白科长的主持下,通过抓阄的方法,莎日娜幸运地租到了一个摊位,而得到的摊位恰好在吕易欣摊位的旁边,对面却是丈夫巴根的情人黄玉瑛的摊位。坐地炮马万里和套马杆李翠花夫妇原先也是毛纺厂的职工,和莎日娜家住邻居,提前退休后也来到批发城摆摊,他们的摊位紧挨着黄玉瑛的摊位。这为日后发生的各种矛盾、纠葛埋下了伏笔。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分集介绍:第2集

  坐地炮等一些商贩对吕易欣这个特别会做生意的外来户十分不满,一方面想联合莎日娜排挤吕易欣,另一方面又为莎日娜和黄玉瑛的关系捏着一把汗。

  此时莎日娜并不知道黄玉瑛与丈夫巴根有染,兴高采烈地在妹妹珠兰和其男友苏和的帮助下筹划摊位开业事宜。小浙江吕易欣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建议莎日娜和他们几家摊位一样卖小百货,指出货卖一堆山,他们所在的商区摊贩只有形成“小百货一条街”,才能形成聚合效应,给大家都带来利益,商区现在这样的随心所欲,很难聚拢人气。但莎日娜却不理会这套生意经,决定帮助厂子卖毛线,她告诉吕易欣,她的最大愿望是有个事儿干,不在家里吃闲饭。

  坐地炮马万里的老婆套马杆翠花早就听说了巴根和黄玉瑛的事情,给黄玉瑛起个外号叫“拆迁办主任”,加之黄玉瑛屡屡抢他们的生意,套马杆又常常瞟看年轻漂亮的黄玉瑛,对黄玉瑛十分不满意,因而想借助莎日娜摆摊的事,把黄玉瑛挤走,佯装不知道黄玉瑛和巴根有染,暗示给黄玉瑛那是巴根的老婆莎日娜,说莎日娜如何厉害云云。

  谁知道,早就催促巴根离婚的黄玉瑛却不吃这一套,以这事为由头给远在满洲里的巴根打电话,让他把她老婆从眼跟前闹走,不然就要和莎日娜公开闹,让人们知道“东风吹,战鼓擂,现在是第三者谁也不怕谁。”

  巴根火急火燎地赶回到通辽,力劝莎日娜不要去做生意,说有自己挣钱就够了,但莎日娜不仅坚持已见,说自己也有两只手,不想在家里吃闲饭,二人掀桌子摔碗,打了起来。坐地炮两口子闻声赶来劝架,莎日娜领着孩子跑出门去,自知理亏的巴根追上。收拾地上摔碎的盘子、碗,坐地炮两口子无意中发现了小浙江进货的账本,两人更加眼红。

 

#p#副标题#e#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分集介绍:第3集

 

  黄玉瑛逼迫巴根写下了离婚保证书,令巴根既尴尬又为难。毫无觉察的莎日娜兴致勃勃地让巴根到批发市场去参加她的开业仪式。巴根唯恐黄玉瑛看到他帮老婆开业,闹腾起来,没等走到市场就溜了。结果,开业仪式在白科长、小浙江、坐地炮夫妻和珠兰、苏和乐队的帮助下尽管红红火火,但还是让莎日娜大为不快。

  坐地炮夫妻看出了其中的蹊跷,为此很生气,决定背着莎日娜给黄玉瑛一点颜色,让她知道“人民大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莎日娜带着儿子索龙嘎把丈夫送到火车站。火车刚开,巴根就接到黄玉瑛的传呼,只好坐火车跑到下一站,又返回通辽来,悄悄地来见黄玉瑛。黄玉瑛逼着巴根赶紧离婚,又撒娇又哭闹,搞得巴根狼狈不堪,只好答应她抓紧时间离婚,才暂时让黄玉瑛消停下来。

  〔黄玉瑛的母亲是皮鞋厂的厂长,得知女儿成了“第三者”之后,十分生气,在劝阻不成的情况下,把黄玉瑛赶出了家门,为此,黄玉瑛一直认为她的感情付出的多,巴根欠她的情。〕谁知,莎日娜的妹妹珠兰正好路过他们身边,看见了他们俩人亲密的情景,珠兰把这事告诉了男友苏和,苏和让珠兰暂且不要声张,免得证据不足,造成莎日娜家庭不和。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分集介绍:第4集

   但珠兰还是忍不住暗示姐姐,说“男人有钱就变坏”,让她留心巴根。但善良的莎日娜却对巴根深信不疑,说他们曾经在敖包上起过誓,这辈子对爱情忠贞不渝。珠兰因为总是在晚上到酒吧去唱歌,白天没什么事,常到姐姐的摊位上帮忙,偶然发现了黄玉瑛就是那天晚上和姐夫巴根在一起的女人,因而,对她的行踪更加留意。

  黄玉瑛对莎日娜开业心怀不满,故意放起了“小寡妇哭坟”的哭丧调,引起珠兰的警觉和众人的不满,二彪子跟坐地炮还差点动了手。  莎日娜由于一开始便与小浙江产生芥蒂,所以与他屡屡发生磨擦,二人之间很有些冤家路窄的意思。

  这天一早,商贩们来到批发城都大吃一惊,不知道是谁把十几只破鞋挂在了黄玉瑛摊位的架子上,惹得黄玉瑛跺脚大骂。指使人干了这事的坐地炮夫妻装聋作哑,暗中得意。黄玉瑛认为这是莎日娜使坏,对着莎日娜的摊位指桑骂槐。莎日娜不明内里,倒反过来劝解黄玉瑛,帮助她把破鞋解了下来。黄玉瑛反倒认为这是莎日娜心里有鬼服软了,越发猖狂,被赶来的白科长训了一顿,方才老实,回到家中,见了躲在这里的巴根,她试图以一个女人的温存感动巴根,对他海誓山盟,温柔无限。巴根再次坠入爱河难以自拔,觉得自己此生离不了黄玉瑛。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分集介绍:第5集

  黄玉瑛走了,批发城暂时消停了,但另外两个问题又浮出了水面:一是由于会吆喝、善于经营,小浙江吕易欣的生意不错,引起了坐地炮夫妻和一些商户更加不满意,更加想把他挤走了。二是莎日娜的生意十分冷清,她的毛线五颜六色很好看,但却根本卖不动——正应了吕易欣的话“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坐地炮夫妻想联合另外一个叫“二彪子”的小商贩制止吕易欣“瞎吆喝”,但吕易欣依然我行我素;两边比着吆喝,战火一浪高过一浪,终于发生了口角。莎日娜尽管对吕易欣的“瞎吆喝”不满意,但却认为坐地炮等人不应该这么联合起来排挤外地人,在坐地炮等人与小浙江发生口角时,白科长赶来跟莎日娜一道出面阻止了他们的行为。

#p#副标题#e#

  吕易欣为此对莎日娜颇有好感,再次建议莎日娜改卖小百货,并且提出了开辟绿色通道合伙从浙江直接进货、以便降低经营成本的想法。莎日娜接受了他的建议,改弦易张,和吕易欣联合起来卖起了日用百货。莎日娜从吕易欣身上学到了不少生意经。由于从浙江进货比坐地炮等人从沈阳进的货便宜,加之吕易欣的鬼点子很多,他们的生意逐渐有了起色。

  吕易欣得知莎日娜的家乡是在西乌珠穆沁,便向她打听有没有认识的罕乌拉草原的人,他要找一位“乌珠穆沁巴特儿”。莎日娜得知他是在寻找一位恩人,答应帮忙寻找。(mei55.cn剧情频道 //juqing.mei55.cn 电视节目表)

  这期间,莎日娜也建议吕易欣把坐地炮等人也联合起来共同到浙江进货,认为这样,吕易欣不仅可以和坐地炮等人搞好关系,而且还能拉动“小百货一条街”的建设;但吕易欣却认为商场就是战场,信息和渠道都是竞争的手段,不肯与坐地炮等“流氓无产阶级”合作。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分集介绍:第6集

  看到他们的生意日渐红火,坐地炮夫妻十分眼气,先是劝告莎日娜不要和吕易欣搅和在一块,小心上当吃亏。遭到莎日娜的婉言批评后,这俩人对莎日娜也不满意了,认为“莎日娜八成是守不住空房了”,而后又鼓捣二彪子找一些哥们砸了吕易欣的摊子。也在批发城里摆摊的二彪子缺心眼,被坐地炮忽悠了几句,就觉得自己是“科尔沁大侠”了,孰料却惹出了大祸——这天,幼儿园的老师给莎日娜打电话来说,索龙嘎感冒发烧,莎日娜急忙让妹妹珠兰来替她照料摊子,自己带着儿子去了医院。

  二彪子和一个小哥们故意找茬和吕易欣发生了冲突,珠兰仗义执言拉架,但吕易欣也毫不示弱,二彪子恼羞成怒,二人厮打起来。珠兰急了,扑上拉架,二彪子误伤珠兰,将她重重地摔倒在地,昏死过去。恰好被来市场找珠兰的苏和撞见,苏和拿起掉在地上的蒙古刀捅了二彪子。赶来的警察抓走了苏和,人们急忙把珠兰和二彪子送到医院去抢救。面对这场飞来横祸,莎日娜痛不欲生,吕易欣痛苦万分,坐地炮夫妇也追悔莫及。巴根得到消息,急忙要回家,但幸灾乐祸的黄玉瑛却不让他回去,将他惹恼,给了黄玉瑛一个耳光,告诉她“她爱怎么着就怎么着”,结果反倒吓得黄玉瑛不敢做声了。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分集介绍:第7集

  回到家中,巴根表示: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治好珠兰的伤,闻讯赶来的巴根父母也告诉莎日娜,他们也会竭尽全力帮助莎日娜给妹妹治病,使莎日娜在悲伤中得到了很大的精神安慰。同时,白科长也在批发城搞了一些捐款,来支持莎日娜给妹妹治伤。

  后悔莫及的吕易欣也要把自己的全部积蓄拿了出来,但却遭到了莎日娜的拒绝。莎日娜认为祸因吕易欣而起,由此而恨他。吕易欣很痛苦,把钱交给了白科长,让白科长帮助他,同时告诉白科长,他不干了,要回浙江了,向白科长倾诉了自己的经历。白科长却鼓励他继续干下去,和个体户们一道把批发城办好。吕易欣觉得愧对莎日娜姐妹,还是决计回浙江。

#p#副标题#e#

  病床上的珠兰要见苏和,莎日娜找到白科长一起去求公安局长。为了让珠兰有勇气活下去,公安局长同老战友白科长带苏和来到了医院,这令莎日娜十分感动。

  乔老爷子匆匆赶到医院,说吕易欣去火车站了。白科长认为吕易欣是个商业人才,他的存在会对批发市场的建设产生作用,就让莎日娜出面阻止吕易欣回浙江。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分集剧情介绍:第8集

  莎日娜忍着心中的哀伤,在火车站拦截了吕易欣,力劝他留下来,并说自己愿意原谅他。但吕易欣依然踏上了归程。

  经过全力抢救,珠兰的命保住了,但是却站不起来了,大夫说是珠兰脊椎里的什么神经受到了损害而导致瘫痪,这辈子恐怕也得在轮椅上度过了。莎日娜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和巴根一商量,带着珠兰上了北京去求医。从草原上赶来的巴根的父母――巴特儿与老额吉尼玛将小索龙嘎带回了草原。

  法院的判决结果下来了,二彪子被判了三年劳动教养,苏和却因为过失伤人,被判刑三年。得到这消息,坐地炮两口子一方面庆幸自己没进去,对天赌咒,再也不干挑唆人的缺德事了,另一方面看到吕易欣、黄玉瑛和二彪子的摊位都黄了,又暗暗得意,孰料没几天,吕易欣和黄玉瑛就前后脚回来了,吕易欣还带回来一集装箱小百货,拉开了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分集介绍:第9集

  原来,吕易欣从白科长那儿得到了珠兰瘫痪、男友也被劳教的消息,经过反复思量,觉得只有和莎日娜一块做成大事业,才能弥补自己的过错,让珠兰生活无忧,于是,他就连同莎日娜的摊子一块经营起来。与此同时,他开始积极配合白科长着手建立起了直接从浙江进货的“绿色通道”,准备大干一场。莎日娜得到这些情况,深受感动。

  回到了市场的黄玉瑛不顾母亲的一再训斥,一边做生意一边琢磨着怎么把巴根挖到手里来。接到黄玉瑛怀孕的消息,巴根心急如焚,又和莎日娜撒谎说有生意的事情要照料,要先回满洲里。莎日娜看到妹妹的伤情一时作不出诊断,两人也不能都为此耽误了生意,就同意了巴根的要求。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分集介绍:第10集

  回到通辽的巴根受到黄玉瑛的威逼。巴根让黄玉瑛去做流产手术,黄玉瑛死活不干。最后,巴根给黄玉瑛写了一个一年内离婚的保证书,黄玉瑛才饶了巴根,她威胁说要把他的保证书拿给巴根的父母,搞得巴根又毫无办法,只好求饶,被黄玉瑛折腾得没了脾气,只好对她百依百顺。原来,巴根也很爱儿子索龙嘎,唯恐父母知道自己婚变的事情,与黄玉瑛来往压根就没打算离婚。巴根父母看到儿子神情恍惚,还以为是为珠兰的事情发愁,又反过来劝慰巴根,要他振作起来,像他的名字一样,成为家庭的顶梁柱【蒙语“巴根”之意为柱子】 

   北京大夫们的会诊结果出来了,说珠兰的伤情很难治好了,如果硬要尝试,医疗费用恐怕就得百八十万。面对这个结论,莎日娜姐妹伤心地回到了通辽,珠兰甚至萌生了自杀的念头。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分集介绍:第11集

#p#副标题#e#

  黄玉瑛继续闹腾,搞得巴根很无奈。

  莎日娜为了防止妹妹产生轻生的念头,鼓励妹妹珍爱生命,告诉她她要拼命去挣钱,以便能使那一线希望成为现实。珠兰表面上宽慰姐姐,但在内心里已经打定了见苏和一面就自杀的主意。在莎日娜和巴根的努力下,这一天她终于摇着轮椅见到了苏和,二人互相鼓励,苏和承诺出狱的那天就迎娶珠兰。看着远去的轮椅,苏和不禁大声唱起了民歌《伦吉娅》【歌词大意是姑娘就要嫁到远方去了,舍不得离开母亲和家乡】。歌声传到了珠兰和姐姐的耳边,珠兰痛哭失声。珠兰摇着轮椅踏上了回归草原的道路……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分集介绍:第12集

  不见了珠兰,莎日娜全家人和吕易欣、白科长、坐地炮夫妻等人以及珠兰乐队的朋友们都很焦灼,四处寻找。白科长和莎日娜在监狱领导和社会各界的支持下,展开了大规模地搜寻活动:一方面请电台和电视台发出寻人启示,请求人们帮助,同时不断地播放苏和演唱的黑骏马,鼓励珠兰活下去,另一方面组织人们四处寻找。

  巴根的父母从收音机里得到消息,急忙去寻找,终于在西拉木伦河【西辽河】边上找到了珠兰。珠兰听到收音机里传出来的苏和和同伴们的歌声大为感动,终于打消了轻生的念头。巴根的父母表示要像对待亲生女儿一样对待珠兰,让她在草原上留下来。当莎日娜闻讯来到巴根父母家时,巴根父母已经为珠兰穿上了蒙古袍子,使她成了地道的蒙古族姑娘。对妹妹又痛又气的莎日娜鞭挞了珠兰,告诉她既使遇到天大的困难,也没有权力去死,坚强地活下去,才是蒙古族人的性格。

  莎日娜从乃登老人的蒙古包里发现了一张当年的巴根父母与一对知青夫妻的合影,那上面三岁多的孩子似乎与吕易欣的些相似。那张模糊不清的黑白照片使莎日娜十分激动。回到通辽后,她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吕易欣。吕易欣问巴根的阿爸叫什么名字?莎日娜告诉他:老人叫巴特儿,可却不知道是不是他要找的那位“乌珠穆沁巴特儿”。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分集介绍:第13集

  在白科长的主持下,吕易欣、莎日娜、坐地炮夫妻和其他一些搞小百货批发的个体户终于坐在一起,达成了联合起来直接从浙江进货、建立“绿色通道”的合作协议,使市场的整体竞争力大为提高,大家也都得到了实惠。但是,坐地炮夫妻却不安分,他们为了赚更多的钱,利用去浙江义乌市场进货的机会又捣腾回来一批假货,混在真货里卖,给批发城和莎日娜、吕易欣等人的事业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巴根生怕私情败露,柔情蜜意地劝黄玉瑛离开通辽,跟他到满洲里去做生意。黄玉瑛不干,指出她要名正言顺地做夫妻,不想跟他到满洲里当二奶,发现巴根不敢跟莎日娜公开这事,决定背着巴根跟莎日娜“捅开这层窗户纸”,进而逼迫巴根和莎日娜一刀两断。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分集介绍:第14集

  莎日娜没有料到黄玉瑛居然会拿出了巴根写给她的字据,逼莎日娜让位,莎日娜悲恸欲绝,套马杆让莎日娜到妇联去告黄玉瑛,维护自己的权益,但莎日娜一方面认为“情义已断,闹也没用。”另一方面又唯恐事情闹大,不仅会让自己难堪,还会让巴根的父母伤心和孩子伤心,不肯这么做。她毅然选择了离婚。

#p#副标题#e#

  太阳升起的早晨,莎日娜又来到了她的摊位前,她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高声叫卖,掩饰着内心的巨大痛苦。坐地炮、套马杆、吕易欣等人更加钦佩这个坚强向上的女人了。吕易欣对莎日娜的情感悄悄地发生了变化,从同情到有了一点点爱慕。

  黄玉瑛如愿以偿,好不得意。巴根又劝她离开通辽,和他一块到满洲里另打天下,以免给莎日娜带来更多的伤害。但黄玉瑛却固执已见,认为批发城充满商机,“解决了感情问题,她就能一门心思打天下,用不了两年就要让巴根开公司、坐大奔。”

  坐地炮夫妻对黄玉瑛的做派十分反感,把黄玉瑛和巴根的事情悄悄告诉了一些商贩。大家义愤填膺,决定把黄玉瑛联合起来赶出市场。于是,黄玉瑛很快就发现她成了孤家寡人,商贩们不仅不跟她说话了,而且不匀给她货了,一有顾客到了她的摊子跟前,坐地炮等商贩就一起上来抢她的生意。黄玉瑛气得骂街,说莎日娜背后鼓捣她,却惹来了套马杆等女商贩的一齐回骂。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分集介绍:第15集

  新的一天,大家又来到嘈杂热闹的批发市场做生意,黄玉瑛趾高气昂,更加嚣张,利用俄罗斯专卖店重新开业的机会她又笑又跳,燃放鞭炮。莎日娜默默忍受着,不吭一声。吕易欣力劝莎日娜不要走,不要放弃“小百货街”的摊贩们共同努力形成的大好局面,把自己的身世告诉了莎日娜,鼓励莎日娜在逆境中站稳脚跟。

  炸响的鞭炮点燃了坐地炮两口子摊位上的棉被,套马杆趁机抄起灭火器、砸烂消防栓,将黄玉瑛的摊位浇了个乱七八糟,批发城顿时大乱。赶来的白科长制止了她们的行为,了解了情况后,让黄玉瑛去办公室交罚款、写检查。在办公室里,黄玉瑛无意中发现被点燃的棉被是肮脏的垃圾棉填充的假冒伪劣产品,顿时喜出望外。回到家后,便把坐地炮两口子卖假货的情况告诉了工商局和新闻单位。结果,工商局查处、新闻曝光和社会舆论一下子就把“小百货一条街”的声誉给毁掉了,不仅坐地炮两口子名声扫地,大家的生意顿时一落千丈,使整个批发城的声誉也受到了影响。

  白科长、莎日娜、吕易欣和商贩们都非常痛苦,业户们一致谴责坐地炮两口子,乔老爷子等人坚决要将他们开除出同业工会。坐地炮夫妇接受了工商局的处罚,觉得对不住大伙,痛苦不堪。白科长给大家出主意,建议大家趁批发城新楼盖起来的机会,都迁到新楼去,重打锣鼓另开张,同时建议大家进一步加强自我管理和自我约束,继续走携手发展的道路。大家推举吕易欣和莎日娜当了“业主委员会”的正副主任。

  吕易欣和莎日娜仔细研究了商场之后,建议大家改弦易辙,做“服装联盟”,为此大家都要签订“信誉公约”。除了吕易欣和莎日娜,大家都坚决不同意“坐地炮”夫妻也过去,生怕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坐地炮夫妻没办法,央求吕易欣和莎日娜给他们指一条生路。吕易欣审时度势,认为大家空下来的场地虽然破旧,但是做“旧货市场”还是很理想。坐地炮夫妻好不高兴,真的干起了“收售破烂”的生意,大家取笑这两口子,说他们是一对老家伙,两个新搭档。但白科长和吕易欣却建议大家都要向坐地炮两口子学习,利用批发城完成原始资本积累,走公司化的道路,不仅要搞商业,而且要搞实业。使坐地炮两口子深受感动。

#p#副标题#e#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分集介绍:第16集(mei55.cn剧情频道 //juqing.mei55.cn 电视节目表)

  新大楼里的服装市场很快开办起来。当初破烂的摊位变成了玻璃隔断出来的店铺。吕易欣与莎日娜合租了一块很大地方,雇了几个下岗女工,把生意做大了,服装市场也渐渐地热闹起来了。两人的爱情也有了进一步的发展。

  就在这时,苏和因为在劳教所里表现良好,被提前“释放”了。他告诉莎日娜,他要立即履行诺言,迎娶珠兰。

  辽阔的蒙古高原,苍凉高亢的长调响起。苏和来到经幡飘动的敖包前,看到远眺的珠兰,两个年轻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任幸福的泪水尽情流淌。

  月亮升起的时候,炉火上煮着沸腾的奶茶,苏和坚定地宣布他要跟珠兰结婚,他坚信珠兰会在爱情的鼓励下重新站起来。

  巴根的父母很奇怪儿子为什么没有回来,莎日娜撒谎说,巴根为了偿还给珠兰看病借下的外债,忙于生意。巴根的父母信以为真,欢天喜地地帮助莎日娜为珠兰搭起了新的毡房。准备着一场盛大的婚礼。苏和迎娶珠兰的前夜,莎日娜按照古老的风俗代表过世的父母为妹妹梳妆打扮,珠兰问起姐姐的婚姻状态,莎日娜告诉妹妹问题得到了解决,又给妹妹编织了一个美丽的谎言。珠兰流着眼泪说自己早知道了姐姐已同巴根离婚。劝她不要将痛苦埋在心里,不要硬撑着活下去。

  第二天,苏和和乐队的朋友们以及无数闻风而来的牧民们为苏和和珠兰举行了一场盛大的草原婚礼,珠兰被抱上马背跟着迎亲的队伍远去了,莎日娜才跑到没有人的地方为自己的命运而痛哭。

  回到家,莎日娜发现吕易欣不仅将自己的家拾掇得干干净净,还带着索龙嘎做好了一顿丰盛的晚饭,从吕易欣热切的目光中,莎日娜感觉到了新生活的幸福和事业发展的希望在等待着她。

  婚后的珠兰和苏和回到了通辽,在“大青沟度假村”民族艺术团唱歌。珠兰自强不息的精神感动了很多人,电视台还专门为她录制了节目。节目播出以后,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反映。珠兰由此萌生了创办一个残疾人合唱团的想法。此举得到了莎日娜、吕易欣、白科长和批发城众多商贩们的支持,他们纷纷捐款,帮助他们成立起了“钢嘎·哈拉”【意为黑骏马】合唱团。珠兰因此重新找到了生活的目标,天天教残疾人们唱蒙古族民歌,在给他们带来了欢乐的同时,自己也充满了生气。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分集介绍:第17集

  莎日娜为了支持妹妹的事业,亲自设计样子,改良了蒙古袍,作为合唱团的演出服装来使用。吕易欣看到这些非常漂亮的袍子,又觉得民族服装市场也充满了商机,想搞一个民族服装厂。莎日娜认为,这块市场比较小,发展前途不大。可吕易欣却举一反三地分析,说古装电视剧市场以及民族文化的兴起对民族服装的需求量相当大,通辽拥有发展满清服饰和蒙古族服饰的双重优势,执意要搞一家这样的服装厂。白科长也很支持他的想法,并且建议他把当地的一家经营不好的国有服装厂兼并过来,把事业做大。于是莎日娜转而支持吕易欣搞民族服装厂,两人为此首先注册成立了一家公司,而后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开始了兼并服装厂的谈判事宜,事情很快有了眉目,民族服装样品也生产了出来。当地政府旗帜鲜明地支持吕易欣的治厂举措。在这样的过程中,莎日娜和吕易欣的感情也得到了进一步发展,他几次向莎日娜求婚,莎日娜同意考虑这个问题,但是又唯恐离婚的事情公开后,伤害了索龙嘎和巴根父母的感情。

#p#副标题#e#

  这一天,坐地炮老婆套马杆哭天哭地找到了莎日娜,告诉她坐地炮被警察抓起来了,求莎日娜出面去给说情。原来,坐地炮两口子的旧货市场发展起来了,生意很是红火,但是,却意外收购了小偷偷来的自行车,让警察给发现了,说他和小偷相勾结,坐地销赃,不仅把坐地炮抓起来了,还查封了旧货市场。莎日娜以业主委员会副主任的身份去派出所交涉,人家不接这个茬,说什么这是刑事案件,谁也不能干涉。白科长闻讯赶来说情,也无济于事。大家都觉得这个事很蹊跷,但是除了安慰套马杆,也没有别的办法,唯有黄玉瑛暗暗得意。原来,黄玉瑛特别记恨套马杆两口子给她的羞辱,找了两个小痞子给坐地炮下了一个套:一个把自行车卖给了坐地炮,另一个假装发现了自己丢失的自行车去报了案。看到套马杆哭哭啼啼的样子,黄玉瑛很是开心。正在这时巴根从满洲里回来了,原来他和黄玉瑛同居后,依然往返于满洲里和通辽之间捣腾生意,黄玉瑛也已经在新大楼里开办了一家专卖“老毛子玩艺”的专卖店。巴根告诉黄玉瑛,他发现俄罗斯市场需要大量的皮拖鞋,而这东西货源紧缺,想抓住商机,大干一场。黄玉瑛非常支持巴根的想法,同时把坐地炮被抓的事情告诉了巴根。巴根很是生气,认为黄玉瑛不该这么害人,但是又怕事情败露,会给黄玉瑛招来麻烦,不敢去说破这件事。

  黄玉瑛去找母亲,想在皮鞋厂订购一批皮拖鞋,不仅遭到了母亲的拒绝,还遭到了一顿数落。母亲警告她,她已经没有人格,就是她再有钱,也不过是行尸走肉,尽管皮鞋厂很困难,但她跟巴根就是拿来现金购买皮鞋厂的产品,她也不会和他们做生意。黄玉瑛又一次和母亲闹翻了,发誓说,她有朝一日一定要兼并了皮鞋厂,让母亲看看她到底行不行。而后,黄玉瑛便和巴根拿出了所有的积累,想自己开办一个鞋厂。为此,他们一方面从黄玉瑛母亲的厂子里挖来了技师,培训学员,一方面购买需要的设备。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分集介绍:第18集

  就在他们紧锣密鼓筹办企业的时候,坐地炮被放了出来。黄玉瑛听说这件事,心里好不害怕,十分担心那个家伙也被抓住,把自己供出来,过了几天,警察没找到那个痞子,这才放下心来,庆幸自己福大命大造化大。然而,巴根却结结实实地栽了个大跟头:他从沈阳买回来的做鞋设备是点破铜烂铁,根本不能用,两人为此血本皆无,哭都哭不出来了。

  坐地炮的事情有了转机,这一天,套马杆偶然发现了给他们栽赃的那一对痞子:他们俩抢了一个小饭馆,在服务员惊恐的呼喊声中,套马杆骑车英勇无畏追赶上去,一个小痞子猛地掏出匕首,穷凶极恶地咆哮:“你敢上来,我就扎死你!” 紧张的套马杆刹不住车,猛地撞倒了一个家伙,搏斗中,警察赶来抓住这个家伙。套马杆一时成了“见义勇为”的新闻人物,派出所也从这个痞子嘴里得知了他们栽赃的事情,洗清了坐地炮的冤屈。

  重新回到旧货市场的坐地炮两口子自然是欢天喜地。有人把巴根和黄玉瑛上当受骗的事告诉了他们,两口子都说这是他们罪有应得,但白科长却认为不管怎么说,黄玉瑛也是批发城里的人,巴根做皮拖鞋生意的点子是值得肯定的,做好了,对本地的皮鞋业也是一个促进。

#p#副标题#e#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分集介绍:第19集

  巴根走投无路,让黄玉瑛拿着已经得到的订单去求助黄玉瑛的母亲,想让皮鞋厂为他们加工一批皮拖鞋,他们卖完了鞋,再给皮鞋厂还款,以便他们东山再起。黄玉瑛母亲坚决不同意,说他们做人不合格,对他们不信任。黄玉瑛软磨硬泡,搞得黄玉瑛母亲苦不堪言,为了教育女儿,只好提出了让批发城业主委员会来担保的条件。黄玉瑛和巴根只好来求助白科长。白科长有心帮助他们,却做不了业主委员会的主。巴根厚着脸皮来求莎日娜,莎日娜同意召开业主委员会,并提供担保,帮助他们度过难关。但在这方面吃过大亏的吕易欣坚决不同意,唯恐重蹈旧辙。为此,莎日娜和吕易欣发生了激烈的冲突,吕易欣说莎日娜心念旧情,莎日娜说吕易欣心胸狭窄,最后,吕易欣拂袖而去。

  莎日娜痛苦万分,来到珠兰面前向她倾诉,说她己离不开吕易欣。珠兰鼓励姐姐要牢牢地抓住爱情,抓住幸福,不要轻易退却。并为姐姐唱起一支深情的蒙古族民歌,泪眼婆娑的莎日娜十分感动。

  静静的夜,喝了酒的莎日娜脚步踉跄,独自行走。突然,痛苦万分的吕易欣出现在她的面前。二人慢慢地走到了一起,长久地对视,吕易欣猛地将莎日娜拥进怀里,用蒙语说:“我爱你!做我的新娘吧。”莎日娜流下了幸福的泪水,点头答应。

  莎日娜和吕易欣来到了皮鞋厂和黄玉瑛的母亲面谈。黄玉瑛母亲面对这种不计前嫌的举措,深受感动,当即同意了为巴根和黄玉瑛加工皮拖鞋。本已绝望的巴根和黄玉瑛得到这个消息,深受感动,决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黄玉瑛主动找到坐地炮夫妻,向他们坦白了自己使坏的事情,赔礼道歉。坐地炮夫妻原谅了她。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分集介绍:第20集

  一批漂亮的皮拖鞋生产出来了,巴根和黄玉瑛按照订单履约,得到货款后马上支付了皮鞋厂的垫款,同时又带回了俄罗斯的大量的订单,这一商机也使皮鞋厂走出了困境。巴根父母知道了儿子离婚的事情。这消息仿如晴天霹雳,使巴根父母极为痛苦。老巴特儿匆匆赶来恳求莎日娜原谅巴根,尽快复婚。莎日娜告诉他们,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她跟吕易欣正在准备婚礼,她今后仍然会一如既往地对待巴根父母,让索龙嘎常回去看望爷爷和奶奶。然而,当他们得知莎日娜和吕易欣要结婚的消息,心里十分不悦。

  吕易欣发现老巴特两口子很像儿时记忆中的蒙古族阿爸、阿妈。他匆匆回家,翻找出早已泛黄的老照片,遥远的记忆向潮水般涌来,他认定终于找到了寻觅己久的浓浓亲情。面对从天而降的养子,老巴特儿两口子既高兴又痛苦。高兴的是心爱的“大眼睛”又回到了身边,痛苦的是两个儿子爱上了同一个女人。他们流着眼泪恳求吕易欣退出竞争,帮助莎日娜和巴根破镜重圆。面对“养父母”的殷切希望,吕易欣违心地做出了选择,雨夜中,他将自己灌醉,痛苦地向莎日娜提出分手。这个消息犹如晴天劈雳,将莎日娜打懵了。她冒着倾盆大雨,赶到吕易欣家,望着雨中摇摇晃晃走近的身影,她怎么也不能相信这就是昔日热情如火、善良正直的恋人。吕易欣自称是忘恩负义的家伙,与莎日娜结婚是为了占领通辽市场……莎日娜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现实,冲进雨中。苏和赶来质问吕易欣,才知道了事实真相。他心痛地将这个谜底揭开,泪流满面的莎日娜终于笑了。辽阔的草原上牧歌响起,莎日娜、吕易欣和巴根赶回草原。他们共同恳求阿爸、阿妈改变想法,给孩子们自由地选择生活的权力。吕易欣像小时候那样喊出了:阿爸、阿妈!巴根的父母非常感动,把祝福的哈达放在了他们的脖子上。敖包前,两个儿时的兄弟终于冰释前嫌,拥抱在一起。蓝天白云下,一首古老的蒙古族迎亲曲骤起。老巴特儿、尼玛、白科长、苏和、珠兰、坐地炮、套马杆、巴根、黄玉瑛等人赶来,参加莎日娜和吕易欣盛大而又热闹的婚礼。珠兰、苏和与残疾人合唱团的成员们高声吟唱着祝福的歌曲,庆贺他们成亲的幸福日子。

  奇迹就在这一刻发生了,指挥大家唱歌的珠兰突然站了起来,蹒跚着走向姐姐,莎日娜喜极而泣,众人一起唱响了一首古老的蒙古族民歌……

相关推荐